闽南游戏十三水

通城何乾隆的傳奇人生

時間:2015-12-12來源:本站原創作者: 楊棄



半副犀牛角象棋


    多年前,我在縣委宣傳部工作的時候,多次到縣博物館參觀。對著那些看似沒有生氣、靜默無言的歷史面孔,我無數次陷入沉思。想象著它們在前人手中制造出來,愛不擇手,可后來又離開主人,在無數煙雨風塵中流浪,最后棲息在博物館里,呈現在人們面前。這些文物都裹著一些怎樣的歷史風暴呢?
    在半副犀牛角象棋面前,我站立良久,珍貴的用料,精美的制作,大氣的刻字,讓人贊嘆不已!怎么只有半付呢?
    縣博物館長杜宏,是一位只讀過高中,自學成才的學者型領導,他從容不迫地告訴我。
    乾隆年間,通城黃袍山地區有個叫何乾隆的商人,常把本地出產的山茶油販到武昌府賣給城里人,深受城里人喜歡。某年,五十多歲的他又去了武昌府,不期與微服私訪江南的乾隆皇帝在客棧相遇,皇帝相贈何乾隆三件寶:一顆夜明珠;一副犀牛角象棋;一顆茶花樹。又給他改名“何錢圖。”
    何乾隆回鄉后,一時成了地方名人,縣太爺和各方名士紛紛前往何乾隆家拜謁圣物。何乾隆把茶花樹栽在院子里,夜明珠和犀牛角象棋珍藏起來。后來,何家嫁女到江西去,為了抬高愛女的地位,把半副犀牛角象棋陪了嫁,剩下的半副就到了這里。夜明珠沒了下落。
    我一笑:“是嗎?”
    “真是這樣的,這故事流傳了很廣,油茶樹至今還開花呢!”


崢嶸的茶花樹


    2002年暮春,大地上的一切都在花鳥的熱鬧里沉寂下來。萬物不再把華美懸在頭頂,它們似乎知道,只有秋天的榮耀才是最真實的,誰搶占了那里的至高點,贊譽才有一身!
    我無意欣賞一路春光,無意領會草木繁動的意義,小車一路向關刀鎮高沖五房屋馳去。
    一幢幢嶄新的樓房立在五房屋老屋外,拐進老屋,一派蕭條凄涼映入眼底。老屋極少有人住了。追求新生活的農民,三幾間房已經裝不下夢,都到老屋外蓋樓房了。穿過兩重破爛不堪的堂屋,在一處側屋天井的邊角,這株讓我特地前來的山茶花樹兀自站在那里,天井兩邊是殘墻斷壁。
    茶花樹不到五尺高,四、五個枝扠長在半邊樹樁上,另一邊樹樁連根一起爛掉了。茶花樹葉片厚實油亮,通綠青翠,卻并不蓬勃,枝扠桿黃色可人,長相猶勁卻簡潔單薄;樹根一邊新鮮,一邊暗黑,只殘存了小半邊。
    啊!這可是一根250多年樹齡的圣樹呀!陪觀的老人告訴我,這樹每到開花的季節,它仍然捧出一朵朵鮮艷的花來!
    它為什么長在天井的一角呢?
    老人告訴我,何乾隆將天子相送的圣樹栽在院內,倍加珍惜,后人不斷發達,就在院子里做屋,舍不得將樹移走。圣樹圈進屋內天井邊了,多年來,這顆茶花樹被雷電擊過,被大火燒了,雖然地理條件不好,光照不足,卻頑強活下來了。
    2013年,自古以來盛產油茶籽的通城,被國家定為油茶產業發展重點縣,博士企業家晏綠金創辦了生機勃勃的黃袍山綠色產品有限公司,生產在全國獲金獎的“本草天香”品牌山茶油。春上一天,晏董陪同四位博士參觀其公司壯觀的油茶產業園,我突然想起了這株茶花樹,請朋友們打聽到,茶花樹己從天井邊移出,又在屋外空地上栽活了。


通城何乾隆


    且說乾隆年間,通城黃袍山地區五房屋有個何乾隆,祖上歷代善良,勤耕苦做,田地豐收,山栽油茶樹,主業副業都搞得好。家境逐漸殷實。何乾隆二十歲時,斷文識字,寫算俱全,聰明智慧。一日,其父望了他老半天,忽然說:“你也識得上下,體力又好,為何不到武昌府走走,將家里出產的茶油去賣了試試?”
    秋后,何乾隆果然攜上百斤茶油,騎了個小驢子,晝行夜宿,僅6日就來到了400里外的武昌府。初次進城,一切新鮮,何乾隆無心欣賞街市,一心想早點把茶油賣出去。行到熱鬧處,“杏花樓” 客棧映入眼簾。這里人來人往,自然好賣油,何乾隆想著,就拐了進去。
    說是樓,其實住宿的木板樓上僅能直起身來。何乾隆顧不了許多,將簡單行李往床鋪上一丟,就徑直來到樓下,與五十來歲的掌柜李老板聊起茶油事來。原來李老板也聽到過茶油,來自大山,吃四季水。養身功能很多,可都是官宦富戶人家的食料,稀有昂貴,平民百姓哪里食得到?!
    “我這里就有哇!”
    何乾隆操著一口通城方言,說了三遍,李老板終于聽懂了。
    “哈!哈!你有?”李老板一陣大笑,搖搖頭,擺擺手。
    何乾隆拿出5斤茶油交給老板,“你試試這茶油!”
    “真有那寶貝?!”李老板一驚。
    當晚,李老板試用茶油,煎煮蒸炒,濃香撲鼻,菜肴色香味俱佳,李老板高興得不行。飯畢,李老板與何乾隆聊開了。
    “老弟,這茶油官府富戶都要,但高樓深院,小臉面人家哪里進得去,你不如就賣給我們平民百姓,有個好價錢就行了!”
    何乾隆想起動身時父親“多與百姓做買賣” 的囑咐 ,一口應承下來。
    何乾隆回到通城,把附近百姓產的茶油,一齊販到武昌去賣,多年過去了,李老板也故去了,其子小李老板又在客棧開了個茶油店。何李兩家生意越做越大,杏花樓翻新蓋四層了。
    這年春天,何乾隆又到杏花樓送貨,不期遇見了微服游江南的乾隆皇帝。


何乾隆商德感天子


    乾隆皇帝回到客房,默不作聲,滿臉慍怒,周日青心里明白,那個“何乾隆” 名號觸犯了天子大忌,按慣例少側殺頭,多則誅連九族。那個何乾隆,究竟何許人也?模樣上看,此人五十多歲,并非尖狡之人,也不能亂殺無辜啊。
   “干爹,那個何乾隆著實可惡該殺,既然住在客棧,孩兒隨時可以動手,但不妨問問老板,有舍情況如何?”周日青對天子說。
    天子覺得干兒說的也是,接著說:“我們一同與老板聊,你問我聽就是了。”
    “李老板生意不錯啊!”晚飯后,周日青和李老板聊開了。
    “是的,天下太平,人們安居樂業,生意日益興隆,一來托當今皇上之福,二來我有一個好客戶何乾隆,三十多年來,先幫我父親,再又幫我做茶油生意。他從通城黃袍山的大山里,把老百姓生產的茶油販來我店。出售給市民。這油非常好,食了防患多種疾病。過去,只有官宦富戶吃得起,現今城里百姓也有吃了。何乾隆真是個好人,把山里的老百姓搞富了,把小店也帶活了。幾十年來講信用,不圖暴利,大家無不稱道。”
    回到房間,看到天子消了氣,周日青自然高興不已。
    “你去約一下何乾隆,明晚我接他吃晚飯,與他談生意。”天子對周日青說。
    “好!好!好” 周日青一連三個好,轉身去找何乾隆。


初試何乾隆


    兩位京商要與自己談生意,還要接自己吃飯,何乾隆自然高興,不免又有些惶恐。他還從未見過這等人物。
    第二天下午,何乾隆換了一身干凈的土布衣,又在兩個葫蘆里各灌了5斤茶油,準備回贈客人。看看已近黃昏,何乾隆提著葫蘆,來到杏花樓歺廳,在一個不顯眼的角落坐下,等主人來。
    眼看用歺的客人來了一撥又走了一撥,就是不見那請他吃飯的京城人。直到再也沒有人來進歺,廚房準備打祥了。氣燈明亮的歺廳里,只剩下何乾隆仍在那里守著自己的影子。
    “哈哈” 隨著一陣爽朗的笑聲,李老板點頭哈腰陪著兩位客人進來了。
    何乾隆不由主站起來,向兩位客人望去。一位是昨天晚上請他吃飯的小伙子,另一位身材高大,氣宇軒昂,著裝明貴,滿臉福氣,談笑風生。
    傻呆的當兒,何乾隆早被李老板拉到客人面前。
    “這是京城來的高天賜老板,今晚請你吃飯的就是他老人家” 。李老板滿臉笑容地介紹著。轉而又向高老板介紹,“這是通城的何乾隆,做茶油生意,他在歺廳等一個半時辰了。”
    “莫哇,不礙事,多喜他老人家了。”何乾隆操著一口通城方言,忙不迭回答,不時膘一眼手中的葫蘆。
    “啊,這是……” 天子指著何乾隆手中的葫蘆問。
    “啊,這……這是我屋里通城出的茶油,給你老人家試試” ,何乾隆一緊張,說話就結結巴巴了。
    “哈……哈……” 天子一陣大笑。


再試何乾隆


    “你對何乾隆怎么看?”一進客棧住房,天子問周日青。
    “是個老實人。” 周日青望著天子似乎釋然,又似乎不放心的口吻,肯定地說。他知道,天子心里什么都可以放下,就是放心不下挑戰他尊嚴存有反心的人。皇帝要殺個人,比弄死只螞蟻還容易。
    “這樣吧,你拿十兩銀子包好,天亮前丟到何乾隆房門口去,看他撿了銀子如何處理。”天子吩咐周日青。
    “這里客人多,要是別人撿了不吱聲,豈不冤枉了何乾隆?”周日青陷入困頓。“莫擔心,小子,他住的三樓,客人都是些夜貓子,起得晚,只有何乾隆一人起得早,李老板告訴我了,何乾隆在家鄉早起種田,成了習慣。” 天子告訴周日青。
    約摸快五更時分,周日青起了床,來到何乾隆房門前,將包好的銀子放下,又躡手躡腳離去。他怎么也放不下心來,就在下樓的拐角處守著,偷偷望著銀子。
    客棧的雄雞,剛剛叫了三遍,天還末大亮,“吱呀” 一聲門響了,何乾隆從房內走出來,右腳絆在包袱上。何一愣,彎腰撿起包袱,左右望了一眼,退回房間去了。
    “哪位客官丟了銀子?” 天子未進歺廳,就聽見李老板在歺廳大聲向著用早歺的客人喊。
    “啊!有這點事?” 天子迎上前去反問。
    “是的,高老板是否丟了銀子?”
    “多少銀子?哪里撿的?”
    “十兩,何乾隆撿的!”
    “何乾隆呢?”
    “他在廚房幫助做事。”


鎮市之寶“茶花王”


    天子放下心來,早飯后,悠悠然踱出客棧,向樹苗市場走去。
    出客棧前,他要李老板轉告何乾隆,今晚再請他吃飯,談茶油的事。他還要買一棵上好的油菜樹苗贈給何乾隆。
    哪知,跑了三個樹苗市場,什么樹苗都有,偏偏沒有油茶樹,好多賣樹苗的甚至沒見過油茶樹。一個樹苗商告訴天子,那些樹生在大山、長在大山、志不移異,極難存活。油茶十月熟果,十月開花,花果同樹鬧金秋,父子共枝抗嫩寒。子送父離去,父迎子到來。此果吃四季雨水,吸日月光華,呼天地靈氣,聚山石精神。茶油黃亮如金,天然渾成,無雜無念,無塵無染,用途廣泛,可食之,可美容,叟小皆宜,養顏養氣,長期食用百病漸消。只是天不養泛,稀少珍貴至極。
    早聽得個天子瞪大了雙眼,驚詫不已。只知泱泱大國,民間奇寶甚多,不意何乾隆的茶油竟是如此一個寶貝!
    天子回過神來,早覺腹有饑聲,時已過午,忙到附近飯館用歺,但吃了些什么卻不知道,心里一直思念的是茶油。
    許下的茶樹怎么辦?好,有了!既然油茶樹如此金貴,國之大寶,不如買棵上好茶花樹相送,愿油茶樹千秋長盛,像茶花一樣年年紅透大地,讓子民人人受惠,強身健體,社稷永固。同時,祝何乾隆等山民的茶油生意像紅茶花一樣,永盛不敗。
    飯畢,天子又在樹苗市場轉悠起來,對比多處樹苗之后,花十兩黃金,買了一棵三尺見高,枝冠秀美,花大辨厚,鮮紅若血的鎮市之寶---茶花王。請了兩個伙計,由周日青專護運回了杏花樓。


皇帝親贈三件寶


    是夜,所有客人用歺過后,李老板按京商高老板的要求,在唯一的豪華單間歺廳擺下酒宴,宴請何乾隆。
    天子大步走在前頭,周日青、何乾隆跟隨其后。天子上坐,李老板打尖陪客。酒過數巡,天子開始言歸正傳了。
    “你知道你的名字是當今皇上的忌諱嗎?” 天子問何乾隆。
    “曉得!可我的名字人家叫慣了,我改了幾次,但山里人只曉得何乾隆販茶油,一改就販不通了,冇辦法。”
    “要是在京城,你叫乾隆,是辱沒天子,有殺頭之罪呀!” 天子嚴肅地說。
    “呀!高老板,何乾隆50多歲了,乾隆朝才不到30年,他不是故意犯圣上,請高老板不要責怪,何乾隆是個老實農民,幾十年了,我清楚!”李老板忙打圓場。
    “要不是有這些原故,你何乾隆早沒命了。”
    “啊!你老是東廠的?”何乾隆腳都嚇軟了,哆哆嗦嗦站著。
    “你坐,不會有人害你。朕了解你。”
    聽到“朕” 字,李老板、何乾隆大驚失色,一膝跪了下去,瞪著眼睛,張著大口,李老板曾聽說過乾隆皇帝微服私訪過江南,并告訴過何乾隆。
    “你們是老實子民,不要怕。朕送何乾隆三件東西。”周日青早把托盤端在手上。“一副犀牛角象棋,你做生意要增長智慧;一顆夜明珠,請看外面世界,夜也是亮朗的;一顆茶花王,讓山里珍貴油茶,象茶花一樣,到處生根發展,紅透河山。”
    “吾皇萬歲!萬歲!萬萬歲!”何乾隆、李老板腦袋搗蒜一樣,在樓地板上磕著。
    “日青,請他們起來吧!”
    周日青連忙扶起二人。
    “朕給你改個號吧!” 天子望著何乾隆。
    “要得,要得。”何乾隆又要下跪,被周日青一把扯住。
    “你就叫:何錢圖吧,你賺錢發家,正當圖錢,民富了,國就富了!”
    “草民……感謝吾皇!”被周日青拉著的何乾隆,口結著激動不已。


千秋傳佳話


    第二天清晨,何乾隆、李老板早早起床趕到天子客房,卻已是人去房空。
    何乾隆攜著天子相送的“三件寶,”連忙上路趕回通城黃袍山老家五房屋。
    四面八方震動了,如同現今討論落實上級指示一樣,皇上的鼓勵,成了山區百姓發展油茶的原動力。
    僻土承皇恩,山野有盛世。一時間,通城油茶產業迅速發展。荒山野嶺到處都在栽油茶樹,茶油產量逐年增長。何乾隆名聲在外,將茶油又推銷到了長沙、南昌,甚至洛陽等地。何乾隆故去后,其子孫又歷二代人,到大城市推銷茶油產品,生意越做越火紅。為油茶發展作出了極大貢獻。
   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,隨后,太平天國運動,外國列強侵入中國,社會動蕩,匪患遍地。有一年,何乾隆的三代孫子---------60多歲的何老板將大批茶油運往武漢,不幸被兵匪盡劫,何老板瀕臨破產,生意從此一蹶不振,再也沒有外出推銷過茶油了,山里油茶樹逐年衰敗。
    解放后,油茶產業又興盛過,但未成大氣候,山民們自產自食,未成商品。2008年,通城籍醫學博士、優秀企業家晏綠金慧眼識寶,成立湖北黃袍山綠色產品有限公司,引進新技術大力改造,發展國寶油茶。幾年來新植了10萬余畝油茶林,其主打品牌“本草天香”已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,產品多次在全國獲得金獎,產品過了長江,過了黃河,成為全國知名品牌。真是物隨世道轉,霞飛旭日升。一個有著無限未來的朝陽產品,又續起了250年前的佳話。



闽南游戏十三水 山东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十分 北京赛车 企业管理硕士就业前景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理财平台理财产品都一样的 临汾股指期货配资 好运彩3 mba学校 赚钱的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北京十一选五 两性情趣用品 sm捆绑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山东十一选五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